GE折戟工业互联网的启示

2019年2月16日

tomcat

新闻

当前,我国掀起工业互联网的发展热潮。

然而,大洋彼岸的GE公司,打响“工业互联网”第一枪的美国工业巨头,由于业绩低迷股价缩水,不仅被剔出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更不得不大规模甩卖资产,其中包括被业界奉为鼻祖的全球首个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

这一消息让中国工业界坐立难安,频频发出工业互联网此路不通、路在何方的惊呼和疑问。

那么,GE的失败究竟是方向问题还是经营问题,工业互联网商业价值是否难以落地,GE的创新与挫折对中国产业界有何警鉴?

工业互联网研究专家赵敏、朱铎先投书《人民邮电》报就此作了深入分析解答。

他们认为,工业互联网发展需要积累,技术不易跨界,工业成长稳健,切勿期待爆款。

笔者与各界一样,对工业互联网一直寄予厚望。

在上个月刚刚出版的《机·智:从数字化车间走向智能制造》一书中笔者写道:“如果说消费互联网是已经硕果累累的革命,那么,工业互联网就是正在发生的革命,它必将为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注入巨大的推动力。

”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当一件事情有越多的人热炒时,我们越是要多一点思考;一件事情越是重大与重要,我们越要慎重。

多一些观察,多认真学习总结前人、他人的经验及教训,避免自己走弯路,甚至是摔跟头,是十分必要的。

殷鉴不远,夏后之世

GE,是一家伟大的工业公司,是工业互联网术语的提出者、倡导者和始作俑者。

GE近几年在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历程就是摆在眼前的一个很好的研究对象。

GE从2012年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到倡议组建工业互联网联盟,并投入重金招募上千名研发人员,直到工业互联网概念在中国爆发,一时间,GE成为国人心中工业互联网的代名词、风向标和朝圣对象,一度风光无限。

过去,人们总是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今却是三十年太久,只争朝夕。

杰夫·伊梅尔特发出的“成为世界十大软件公司”豪言犹在耳边,但不久就被免职,继任者约翰·弗兰纳也难挽狂澜于既倒,接盘一年多就重蹈覆辙,股市腰斩,惨遭秒炒,GEDigital前景不明,工业互联网平台Predix已在寻找接盘侠。

据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测算,截至2017年年末,全球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已经超过150个,而在中国,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已经成倍于这个数字。

工业互联网在很多人眼里成了互联网界人常说的“风口”,过江之鲫都希望有朝一日鲤跃龙门。

先行者已经进退维谷,后进者仍然勇往直前;全球数量不如中国多,这些现象值得梳理和深思。

作者感悟:尽管GE今天的困局并非全是因为Predix引起,其他业务板块不景气也使得整个公司受到拖累。

但Predix的发展历程仍然值得剖析,GE的不少成功经验仍然值得汲取。

希望这种剖析和汲取对热火朝天的中国工业互联网的发展有所启发。

毕竟,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解剖麻雀,辨析经验

根据最新考察过GEDigital的e-works总经理黄培介绍,GEDigital的业务发展规划其实是很务实的,简言之是“三步走”的发展策略:GEForGE、GEForCustomers、GEForWorld。

当然,这是GE自己设计的发展路径,理论上正确,技术上合理,细节上周全,只是在具体实施的速度和节奏上,并没有真正按照这个初衷来走,或者,从外部市场来看,这未必就是真正切合客户真实场景的商业逻辑,尤其是最后一步“GEForWorld”,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其中的道理和缘由需要加以仔细梳理和思考。

与GE自己的发展策略阶段划分有所差别,笔者将GE在工业互联网方面的发展划分为四个阶段,每个阶段各有其标志性的事件和可以总结的经验心得。

立足专业,引领行业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维护成本及影响航空公司正常运营,早在2005年,GE就在飞机上安装传感器,实时采集飞机的各种参数,通过大数据分析技术为航空公司提供运维管理、能力保证、运营优化和财务计划的整套解决方案。

比如,他们为意大利航空的每架飞机上安装了数百个传感器,实时采集发动机的运转情况、温度和耗油量等数据,仅此一项,意大利航空145架飞机一年就节约1500万美元的燃油成本,并可做出提前性的预防维修。

后来,这种安装在航空发动机上的传感器数量增加到了一千多个,越来越多的数据被采集,于是销售航空发动机的业务,逐渐变成了销售“产品+服务+维护+其他增值项”。

基于工业要素的互联互通,新技术、新模式、新业务被逐渐开发出来。

作者感悟:基于深厚的行业知识,结合信息、网络、分析等综合性技术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可以说GE的第一阶段非常成功,是“GEForCustomers”的典范。

精准定义,勾画宏图获得成功的GE于2012年秋季提出了工业互联网概念,希望通过工业设备与IT相融合,目标是组合高性能设备、低成本传感器、互联网、大数据收集及分析技术等要素,大幅提高现有产业的效率并创造新产业。

在这些定义中,GE的目的还是很精准的,针对高性能设备,主要是他们的发动机、医疗设备、电力设备、铁路运输等高价值的设备,通过低成本的传感器(只有低成本才能推广普及),通过工业互联网的形式提升效率。

此时的GE在实施对象方面也算较为克制。

2012年11月,GE发布的《工业互联网——打破智慧与机器的边界》报告中,重点讨论了“旋转设备”。

GE在报告中进一步预测全球将有300万台套旋转设备是他们的潜在实施对象,包括43000台商用喷气机发动机、全球62500个发电厂中的12000个大型旋转设备和至少200000小型旋转设备、机车行业超过220万个旋转设备、炼油厂中的4500个大型旋转系统以及52000台CT扫描仪,这些旋转设备都可以通过类似航空发动机的机理进行联接、采集、分析、优化,这是非常庞大的市场。

为什么GE重点分析“旋转设备”呢?

首先,GE的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等大部分产品是旋转设备,这是他们自己生产的,自己具有丰富的行业知识,对自己产品提供增值的智能服务,也是最容易切入的商业模式。

其次,旋转设备做数据采集、预测性维护等相对比较容易。

GE的专家非常清楚:“工业系统中的高度定制化让对比极为困难。

然而,可以根据典型的成套旋转设备以及用于监控的主要设备进行综合评估,也就是评估工业系统中的旋转设备部分。

所有这些资产都受温度、压力、振动和其他关键指标的制约,而这些指标已经或可以被监测、建模和远程操作以提供安全、提高生产力并节约运营成本。



互联网启示工业折戟

Previous我国拟再度启动家电消费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