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特的战争》是一部由布鲁斯·威利斯和科林·法雷尔主演的老电影。影片发行后,将其混合。最终,这部好莱坞大片在全球票房中获得了7,000万美元的投资,仅获得了3,310万美元,因此投资者的钱用光了。到目前为止,豆瓣的得分仍然是7.5分(7475人),而美国Imdb得分仅为6.3分,相当于50357人。公平地说,这绝对是被严重低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电影。
尽管在战争中使用了“战争”,但其中几乎没有“战争场面”。这部电影的真正亮点是故事。故事发生在1944年的阿登战役中。科林·法雷尔(Colin Farrell)担任耶鲁大学法学院的合格中尉。他的父亲是美国参议员。他只是为了“镀金”而参军,但出乎意料地成为了德国战俘。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在他的德国战俘营中扮演一个美国上校,负责维持美国战俘之间的秩序。
一天晚上,一名新的黑人战俘被德国人陷害并开枪,因为他被怀疑藏有“一根铁棍”。改天晚上,一名白人战俘在营地外被谋杀,另一个黑人因根深蒂固的种族歧视成为最大嫌疑犯。科林·法雷尔(Colin Farrell)被执行死刑后成为了他的辩护律师,在德国军队的监督下,他们在监狱营地中组织了一系列试验,以确定黑人嫌疑人是否是真正的杀手。随着审判的进行,事件的真相逐渐为人所知。事实证明,这全是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精心策划的“颤抖阴谋”。
在电影的前半部分,情节发展缓慢,但是到了测试放映开始时,真相就变得像茧一样深,直到最后两次重大逆转,整部电影才达到顶峰。电影所鼓励的“勇气与荣誉”,“责任与牺牲”的真实含义被清晰地刻画并深化到了电影中。
在整部电影中,布鲁斯·威利斯和科林·法瑞尔都有出色的表演,甚至黑人嫌疑演员特伦斯·霍华德都拥有非凡的表演技巧。还有另一个人的表现也令人印象深刻:他是德国上校的演员马塞尔·朱尔斯。他是战俘营中德军最高官,也是影片中“大反派”的第一名,在那部影片中,他掌管着生死攸关的权力。这部电影既不包含他也不包含“面部”,相反,通过马塞尔·朱尔斯的出色表现,他展示了肉体和鲜血,以及德国高级军官的三维完整形象。那他有什么样的个性,影片中有什么样的细节?
首先,残酷,冷血。
在科林·法雷尔到达战俘营的第一天,德国上校在所有囚犯面前将三名苏联囚犯吊死。在德国上校的眼中,他们试图逃离战俘营,这是否违反“游戏规则”,必须予以无情对待。对于涉嫌“铁棍缠身”的黑人囚犯,他立即下令其士兵向军营外射击,以“杀死一百人”。当布鲁斯·威利斯(Bruce Willis)退出《日内瓦公约》,并说“战俘应立即被讯问而无须讯问”,出事了,他只是说:“这不是日内瓦。”
其次,尊重对手和规则尽管德国军队冷血无情,但他已表现出对强大对手的足够尊重,并规定战俘服从战俘营地的规则,但他始终保持礼貌举止,不施加酷刑告白,不要胡乱杀人。那天,当一名美国战俘将一块面包放在苏联战俘营的另一侧时,为了保持美军的尊严,他被守卫在on望塔上开枪打伤。他的牙齿转过身,抓住一条面包,扔给了苏联战俘营。那时,德国上校举起手臂阻止警卫射击。这是他对布鲁斯·威利斯的尊重。在审判期间,当科林·法雷尔(Colin Farrell)邀请他出庭作证时,他能够坐在舞台中间的椅子上,并平静地询问另一位法官。这也是尊重。
再次穿越战争,热爱生活。德国上校也毕业于耶鲁大学。他还喜欢听黑爵士乐。德国当时被禁止使用这种“焊接音乐”。仍然打开他的办公室,迷路了。当科林得知法雷尔在苏联前线去世并试图安慰他时,他说他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杀死了许多英法士兵,他们也是其他家庭的儿子。在他眼中,这就是战争。就个人而言,即使他合而为一,他的地位也很高,在整个战争中只有一位农民。可以说“人民在舞台上,无法自救”。
这是一个如此独特的德国上校,由马塞尔·朱尔斯(Marcel Jules)深深刻画,许多观众认为他是德国演员,确实是罗马尼亚著名的明星,他还出演了《碟中谍》,《吸血鬼访谈》,《加勒比海盗》等电影。他在这部电影中的精彩表演,尤其是他和布鲁斯·威利斯,以及科林·法雷尔的竞争也为这部电影增添了色彩。(短信/五点起床看电影)
[小编推荐]
酷电影知识Top5:制作《敦刻尔克》的诺兰背后的五个秘密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