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7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更改公司名称和股份简称。公告内容表明,公司正计划将“天津一汽夏利汽车有限公司”更名为“中国铁路”。材料有限公司”的缩写也相应地更改为“中国铁制品”。
此后,中国铁道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注册机构董事会于1月8日发布公告,更改公司名称和股份简称。至此,一汽夏利资产的多年重组已正式完成,一汽夏利的名称也将载入历史。
关于一汽夏利从中铁建材搬迁的消息,一汽夏利于2019年12月发布公告,看来一汽夏利的大股东中国一汽股份有限公司自由控制了中铁股份对于公司而言,这也意味着转让完成后,铁武股份将成为一汽夏利的大股东,而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将继续是国务院的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资产监督管理。
一汽夏利资产重组的曲折道路
回首一汽夏利的资产重组过程,不难看出,一汽夏利的到来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并不意味着一汽夏利没有取得过成功.1986年,第一辆红色掀背车以CKD(进口零件的组装)的形式在天津汽车厂下线。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试驾后说:“我们的自产车China Deli,叫它夏利!”夏利(Xiali)具有友好的形象和廉价的功能,是当时许多城市出租车的首选.2004年,夏利(Xiali)品牌宣布其第100万辆汽车下线,夏利(Xiali)是中国第一辆市场达到一百万,是俱乐部的自有汽车品牌。
冻结三英尺并不是一个寒冷的日子。天津夏利成立于1999年,并于2002年与一汽重组,一汽集团作为股东持有一汽夏利50.98%的股份。一汽夏利已经转向小型车市场,进入2010年,其他竞争品牌做出了很大的努力之后,由于品牌疲软,产品呆滞和渠道薄弱,一汽夏利的销售量很大。作为一汽集团为数不多的上市公司之一,一汽夏利的主要利润来自一汽丰田的股票利润,而一汽夏利的主要业务处于亏损状态。财务报告显示,一汽夏利2014年至2018年累计亏损超过75亿元,2019年亏损达到14.81亿元,同比下降406.832%。
由于亏损严重,一汽夏利去年4月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退市风险警告”,股票简称由一汽夏利改为* ST夏利。实际上,这并不是一汽夏利首次出现“上限”。2013年至2014年之间,一汽夏利连续两年出现净利润亏损,这是该公司的首个“上限”。为了“保护外壳”,一汽夏利还做了很多尝试。2015年12月,一汽夏利以28亿元人民币,25.6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动力总成和研发资产出售给大股东一汽,出售天津一汽15%的股份。两年后的2018年3月,一汽夏利计划将其股份转让给一汽丰田。一汽夏利还出售了其陷入困境的资产。同年9月,一汽夏利以1元人民币的价格将其子公司一汽华利卖给了百通。这辆1元的车只是象征性的价格,一汽华利的净资产为11.84亿元,债务为8亿元,职工补偿金为5462万元??。当年11月,一汽夏利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并将其在天津一汽丰田汽车有限公司15%的股份出售给其第一大股东一汽汽车有限公司.2019年10月,一汽夏利和南京博骏组织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出资5.05亿元,持有合资公司19.9%的股权。南京博骏以现金方式出资20.34亿元,持有合资公司80.1%的股权。合资公司。2020年3月,一汽夏利宣布更改公司名称和法定代表人。公司名称更改为“天津博骏汽车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更改为黄希明。不幸的是,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仅在变化的6个月后,* ST夏利发布公告称,天津博骏将根据2020年8月1日的股东大会决议(从3月3日起终止)停止生产和业务。一汽夏利将从博骏汽车退出。
告别汽车业务的有序退出
如今,回顾一汽夏利“贻贝保护”的历史更像是一汽夏利的斗争。关于一汽夏利命运的变化,这一变化似乎是“保护”一汽夏利的脚注,如果我们继续过去的特质思维,然而,引起业界关注的是,一汽夏利的重组和变革是在质量上与过去有所不同。
联合汽车市场信息委员会秘书长崔冬树在接受汽车预测机构的采访时说,尽管一汽夏利已经进行了很多重组,但其主要业务仍在汽车业务中。一汽夏利中铁产品变更后,主营业务发生了根本变化。根据公告内容,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主要业务将不再是汽车行业,而是基于铁路行业的材料供应链管理以及制造和集成服务。铁路运营和维护以及铁路建设等技术材料。该业务包括用于铁路运输的建设,运营和维护的所有连接和材料单元。该公司专注于石油产品,钢轨,移动铁路设备的材料,技术建筑材料以及其他领域,并提供综合服务,例如材料供应,生产协调,质量控制,招标代理,铁路运输行业及相关的运营和维护市场。
此外,崔冬树对一汽夏利全面进入历史的总体看法也有自己的解释,他认为一汽夏利改变了命运,因为国家正在有序撤军。如果您选择退出,那么随后可能会发生连锁反应,这只是正常的市场表现。
本文由一店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复制。